失恋男孩

那是一个心脏被重击的失眠夜,失恋的男孩站在Club门口的树边扶着他的车一直吐一直吐,周围围着很多漂亮的男孩和女孩们,帮他递着纸巾,试图把他拉进出租车里,可是每次他都连滚带爬地从车里跑出来,又回到树边吐,挥着手让朋友们不要靠近他。他一个人坐进副驾驶,深深地低着头,透过玻璃,大家只能看到他的头顶和微微颤抖的身体。

失恋男孩再次失恋了,其实这次是他离开了一个自己不爱也不爱自己的女孩,可他还是难过得撕心裂肺,一个真正爱过些人的选手都会有这样的感受,他不再相信,自己会遇到那个又爱又对的人。

他和初恋是高中同学,两人一直爱到大学毕业,他是学生会主席,她是团支书,两人在图书馆相识,食堂相知,大草坪上相恋,合拍得简直像玉皇大帝身边的金童玉女,但毕业时,他们还是不能免俗地分手了。就像所有人的初恋一样,她与他已经相恋五年,熬到大学毕业,两人看遍了所有的电影,逛遍了所有的街道,经历了所有的第一次,但没有能力结婚。那时她特别果断地告别男孩,像告别一个无产阶级的战友,之后变身嫩模欢天喜地地奔向了资产阶级。初恋对他打击极大,他决定奋发图强开一家模特公司,于是开始了艰苦的创业期。这时二号女生出现了,二号女生并不如初恋那般美,更没一颗团支书的野心,她内敛、坚韧,作为他的第一个员工,陪着他度过最难的四年,用尽各种方法把泡面做到好吃,发明了泡面炒蛋、炸酱泡面等等。到了第五年,男孩的生意渐渐好转,他对二号女孩说:“你不必再工作,等我娶你。”于是二号女孩从公司离开,依旧照顾他的饮食起居,他不否认生活的安稳甜蜜却又的确有一点不甘心,难道这辈子就这样了吗?二号女孩离开他是因为看到公司某个模特手里拎着外套,在清晨的时候打着哈欠走出他家门,慵懒地扫了一眼二号女孩,像看一个来打扫的小时工。尽管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了一整天,说了一百遍是因为醉酒,但她还是走得干脆,离开时只拉了一个小小的箱子,就像五年前她扎着马尾来到他的公司一样,除了她带来的爱情,她什么都没有带走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失恋男孩却始终无法适应失去二号女孩的生活,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带来的。他记不清自己是因为漫长的失眠还是真的不想活下去了,总之那个夜晚,他在他的高档公寓里吞下很多安眠药。很不幸,他没有死,二号女孩也没出现在他床边。他睁开眼睛,看着周围站着一圈医生,自己全身插满管子,失恋男孩很想很想哭,彼时彼刻他所能做的动作也只有哭,当他眼泪流下来的时候,医生欢呼雀跃地向门口喊着,“病人恢复意识了!”他的秘书跑进来,手里还拿着一个粉色的文件夹。

重生的他,学会像恶魔一样生活。他玩弄女孩们的身体,吝惜自己的爱。他觉得她们都不配拥有,她们既不是带他走上爱情这条不归路的初恋,也不是陪他赢得这一切的二号女孩,她们可以凭借自己的美貌、身材、狡黠,短暂地停留在他的公寓、豪华跑车和异国的五星酒店里,但永远不可能住进他的心里,这就是公平。只要他说滚的时候,她们必须滚,他闭上眼睛,马上就能叫出下一个号码。之前的两段感情耗费了他太多精力,他必须留着自己的最后一格血,用来在爱的假象下生存。他在一个秀场遇到了初恋,她已经变成了一个资深的老模特,还在走秀。她化好妆靠在窗边抽烟,年轻的模特们议论着自己刚买的名牌,她好似一个格格不入的画面。看她的年纪和姿色注定这辈子成不了名模,除非来几次秀场摔倒还可能博一些点击率。很显然,她也未能实现自己的豪门梦想,要不然也不会如此苍白落魄地出现在这里。他远远地看她,问秘书她签的是哪个公司。秘书的目光扫过去,眼神马上变得不屑,“就是一个老野模,哪有公司想要她。”秘书说完,发现他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声音变得试探而狐疑,“老板,你不会是想签她吧?”男孩摇摇头,转身离开。面对曾经的爱情,他甚至不敢说一声“Hi”。他去了另一个窗口,正好可以隔空看见初恋。他看着她,像看着从他们身上碾过的岁月,他哼着2004年时她最爱的那首口水歌:我真的想过放弃爱,想过放弃你……不自觉地开始流泪,哭到发不出声音。失恋男孩觉得,还是有爱的日子比较好,哪怕失恋也比现在好。

于是失恋男孩把仅剩下的一格血分给了三号女生。不知道为什么,在失恋男孩的眼里,她是不一样的。她不仅漂亮,而且聪明,像只刺猬,所有的爱恨和倔强都长在身上变成长长的刺。她坐在他面前,他只能想到一个词:灵感。

三号女孩说她需要一份工作是因为要存下钱,这样她就能抵达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。他问她,那你接下来要去哪里?她眨巴着大眼睛回答他,“麦当劳。”

男孩疑惑,“嗯?”

她大笑起来,“因为你已经面了我一上午,我好饿,你想和我一起去吗?不管你是否录用我,我都愿意请你吃个汉堡,但如果你要吃薯条,就要自己埋单了。”男孩再次疑惑,“嗯?”

三号女孩笑得更大声,“你读书的时候,‘开玩笑’这门课一定不及格吧。”

可能是到了一定程度,大家都会贱兮兮地喜欢上一个自己搞不定的人,三号女孩就是他搞不定的那一款。她比他年轻不少,给他带来新鲜感和生命力。不同于前两个女孩,她可以享受着优渥的物质,他也从不束缚她,他不在女孩面前表达感受,他只想满足着她,看她得到自己曾经渴望的一切。直到一次噩梦,他梦到了自己被人扔到一片无法靠岸的大海里,遇到的那些女孩们在岸边看着他,没有人哭也没有人笑,她们冷眼看他,像看一只没有生命的竹筏。醒来后,他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中,紧紧抱住身边的三号女孩,让睡梦中的女孩措手不及。他在她耳边对她说:“千万不要离开我。”三号女孩本是睡眼朦眬,被他的这句话吓了一跳,看着他红着的眼睛,三号女孩亲吻着他的眼睛,“我不会的。

最终三号女孩还是走了,在他准备求婚的前一天,像他一开始就预料的那样。她留下字条,解释说,自己实在很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,她不想从他这里轻而易举地得到一切。

“我不是离开,我还会回来。”男孩看到这句,把字条揉成一团,扔进垃圾桶里,发出一声嗤笑,突然觉得房间里的冷气打得有些低,让他全身冒着冷汗。

就这样,他被他所有爱的人抛弃,变成了一个失恋男孩,看着自己归零的KO条,丧失了恋爱的能力。

这是一个很俗气,几乎所有三十几岁的钻石王老五都能讲出来的故事,但我们还是哭着听完。我用尽全力拥抱着他,像是在偿还着,那些离开我和我离开的男孩们,亏欠彼此的。

我真的很想知道,是不是我们给出的每颗糖真的去到了该去的地方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